中国海军舰艇在亚丁湾进行实战训练
来源:中国海军舰艇在亚丁湾进行实战训练发稿时间:2020-04-02 03:05:10


报道称,在美国疾控中心履行了在公共实验室快速启动检测筛查的义务之后,下一阶段应该动员私营部门。然而,履新不久的食品药品监管局局长斯蒂芬·哈恩(Stephen Hahn)采取了“谨慎的”态度,他不愿动员企业,而是遵循了食品药品监管局以往繁琐的批准流程。

报道还指出,普京得到的有关新冠病毒疫情的信息是“完整全面的”。美国民众不得不面临一个残酷的事实——30天内,全美的确诊病例数从仅有70例,飙升2000多倍至16万多例。

这不得不让人追问:美国政府为何对这场公共卫生灾难的演变视而不见?

在这场与新冠病毒赛跑的战役中,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也成为了一大障碍。

此后,美国的检测量迅速增加,医院等机构的近100个实验室都开始进行新冠病毒检测。3月初,美国联邦政府官员才宣布扩大病毒检测规模的新政策。

而特朗普政府的决策失误另一重因素。

接报后,南海第一救助飞行队立即启动疫情期间救助预案,安排珠海基地救助直升机执行此次任务。机组迅速进行飞行前准备和防疫准备。值班室与船方核实确认该船员信息、航行轨迹、船员状况等,并将任务情况通报珠海市应急管理局、海上搜救中心以及海关、边检等相关部门。

美国疾控中心官网称,截至2月中旬,美国全国每天检测的样本约为100个。由于检测能力有限,美国疾控中心的检测标准一度非常有限:只有短期内到过中国或密切接触过感染患者的人才有资格检测。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3月2日的报道,研究者在对华盛顿州两个感染者携带的新型冠状病毒进行基因测序和对比后认为,新冠病毒当时已经可能在当地传播了数周。这两名感染者来自同一个县,其中一人为美国的首例确诊患者,另一人则没有已知的病毒接触史。

报道称,政府官员之间缺乏信任是一重因素。美国卫生部长亚历克斯·阿扎(Alex M. Azar)负责监督美国疾控中心和食品药品监管局这两个机构,并协调政府的公共卫生部门应对流行疾病。但整个2月,阿扎认为疾控中心提供给他的检测数据不准确,他与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 Redfield)关系持续紧张。当公众对检测问题的批评加剧时,阿扎也无法推动美国疾控中心和食品药品监管局加快应对速度或改变工作方向。